源遠流長歷滄桑(續三)

——金陵兵工廠與我們親族
文/ 安平 圖片資料/亞平
曾在中國民族軍事工業史上居于重要位置的金陵兵工廠,前身是誕生于洋務運動中的金陵機器制造局,抗日戰爭中改稱第21兵工廠,后又衍生為國營307廠(即南京晨光機器廠)、456廠(即重慶長安機器制造廠)。其發展歷程與我們親族命運攸關,有著甚大影響,特追述于此。

“金陵兵工廠與我們親族”

之四:貴人亦多助

在金陵兵工廠的發展歷程中,李承干無疑是一位“貴人”。正是他當初接任廠長之后厲行改革、祛除積弊,才使這奄奄一息的老兵工企業煥發生機,重返中國兵工生產基地行列;亦正是他在民族乃至企業生死存亡關頭,果斷成功實施極為艱難復雜而又浩大無比的西遷壯舉,以最快速度將成百上千機器設備、材料物資和職工帶往西南大后方重慶,不僅做到絲毫未損,而且率先復工生產,為抗擊日本侵略者作出特殊貢獻,被公認為創造戰時兵工生產奇跡的“瑰寶”。

  為了褒獎李承干的杰出成就,國民政府曾先后頒發四枚獎章和勛章,蔣介石還親自予以條諭嘉獎。資深的中國工程師學會亦在抗戰勝利后,向李承干頒發了一枚金質獎章,獲此殊榮的僅有詹天佑、茅以升等少數著名工程技術專家,李承干則是獲此獎章的第八人。遇有李承干這樣的“貴人”,是金陵兵工廠的造化,也是廠里員工的幸運,包含我們祖、父輩。他們正是通過在其管轄下相處,感受到其可貴所在。

  在長輩們的記憶、講述中,他一生重于事業、淡泊名利,不尚虛浮、講求實效,剛正不阿、直爽耿介,廉潔自律、生活樸素。雖任廠長17年,軍銜至中將,月薪數百光洋,但不喝酒、不抽煙,不嫖也不賭,以“匈奴未滅,何以家為”自勉,終身未娶,離職時只有幾件衣服和數本書籍。

  尤為令之驚嘆稱奇的是,其時當局規定各兵工廠的職員都須是國民黨員,他帶頭拒絕加入,就連深為賞識他的蔣介石親自動員亦不理會,曾三上辭呈寧愿不當廠長,也不加入國民黨,對國民黨元老張繼說:“余曾見若干黨員,所作所為均未遵照國父遺教,違反三民主義。余雖非黨員,但敢自誓所行所言,迄今未違反遺教及三民主義‘’。

  相反,他卻做了很多有利共產黨的事。曾有國民黨稽查人員要他出告示,不準職工訂共產黨在重慶辦的《新華日報》,他依理拒絕:“《中央日報》、《新華日報》都在出,我這個廠長怎么能干涉職工訂什么報,不訂什么報呢?”

  國民黨特務四處抓共產黨員,李承干制定了規矩:“凡是要抓我廠的人,必須先向我報告。”一旦他接到要抓人的通知,就會立即讓庶務部開除此人,地下黨組織藉以知道此人已經暴露,立馬作出安全轉移布置。在他的保護下,廠內共產黨員及外圍組織多人及時脫險免遭殺害。

對于李承干的作為,當時員工們就有猜議其是共產黨,長輩們也這樣給我們說過,坊間還曾傳說其系中共“秘密黨員”。可以印證的是,李承干與其時在重慶的中共代表團及新華日報社有接觸聯系,當時協助周恩來工作、后曾任中央統戰部長李維漢證實“在重慶同他談過話”。中共對李承干一直十分關注並給予肯定評價,常駐國民黨統治區的談判代表、中共中央南方局領導人董必武,在延安作報告曾講:“誰說國統區無好人?李承干就是一個。”國家計量局上世紀50年代《干部登記表》的“社會關系”一欄里,李承干填寫有“與董必武、李維漢是朋友”。解放前夕周恩來曾派專人到蔣管區尋找李承干,爭取這位“工程界有名望的國民黨兵工廠廠長”,到解放區參加新政治協商會議。

  由此不難理解,李承干何以在國共內戰開始后,謀求兵工企業轉型和平建設無望,不愿“造武器打共產黨”,毅然辭去廠長職務,以兵工署副署長身份赴美考察工業,與永利化學工業公司總經理侯德榜結識,1948年回國后,受聘到南京出任永利化工公司協理兼錏廠廠長,南京解放前夕積極組織職工開展護廠斗爭拒遷臺灣。新中國建立,他受邀登上天安門城樓參觀開國大典,參與南京人民政權建設,獲任全國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全國人大預算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家計量局局長和民建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等職。

  對我們親族而言,李承干同樣堪稱“貴人”。除前述所主政金陵兵工廠惠及,還有更為直接關聯。如其政治態度傾向,對親族成員就有很大影響,如伯父朱立成隨廠復員南京為避內戰,另謀出路自主創業;

  表姑父張志鴻由熱衷廠內工余文體活動,到職業從事工會工作;

  堂姑父劉志強之弟劉志剛(即劉迅),奔赴延安魯藝投身革命美術事業;  

(圖左為劉迅,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書記處書記、北京美術家協會主席,圖右為與著名美術家吳冠中)

  姑媽翠華自立自強,成為親族中第一位女大學生;

  叔父朱振民很早參加進步學生運動,直至走上革命道路等。

1984年夏,長年??戰公安崗位積勞成疾的四叔朱振民,病危中與家人留下合影。

  特別是關乎親族命運發展關頭,尤為凸顯李承干“貴人”效應。1943年祖父朱文寬積勞成疾不幸病逝,留下一大家十多口人,時值抗戰后期經濟淍蔽民生困難,為緩解生計窘迫,叔父中金與父親振邦相繼離廠經商,幸得李承干理解與支持。

  他對祖父輩兩代勤勉敬業供職于金陵兵工廠,有深刻而良好印象,賞識他們恪守“公正廉潔、勤儉求知、親愛精誠、忠實職務”廠訓,為人忠厚、踏實肯干、技術精良,尤是器重兄弟三人各有修理、鉗工、淬火好手藝,盡管不舍仍然放行。

  抗戰勝利后,金陵兵工廠本部復員返寧,他特意親自批準作出安排,隨船運回祖父靈柩,以示敬重與關切。

  1952年初“三反五反”運動高潮中,伯父立成被學徒檢舉實乃誣告“盜騙志愿軍采購汽車材料款項”,有關方面以“破壞抗美援朝運動”治罪,將其拘捕欲予“法辦”。時剛就任南京市建設委員會主任的李承干聞訊,以對朱家兄弟的一貫了解,出面過問澄清真相,得以免遭不測。

  1959年1月,李承干在國家計量局局長任上病逝,我們親族獲悉無不為之傷悼,業已公私合營改造進入國營企業的父輩更是感念不已。這位“貴人”的業績與恩澤,與金陵兵工廠一起,值得永久尊崇與深刻銘記。

2018年6一7月于南京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