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2018-10-26

本為曠世奇才子,奈何身在帝王家!

——豐之源

亡國者


金兵渡過了黃河——

金兵圍住了汴京——

李綱被罷了,他也隨著故國的淪陷被掠到了夷邦……

這里的天氣是寒冷的,處處都是刺骨的寒風。試想一個久在深宮長大的人如何能經得起這樣凜冽的寒風呢?

于是在今天,一個漆黑的夜晚,饑寒交迫中他病倒了。

艱難舉步,仰目南眺。故國陷落,自己的宮室被他們洗劫一空。自己的卿家,自己的妃嬪兒女,龍子皇孫都被他們劫來了。一場突如其來的靖康國恥,徹底擊破了他作為君王最后的自尊。

師師,自己鐘愛的李氏師師去哪兒了?雖說現在亡國了,雖說他親眼目睹了大宋子民在戰火中流離失所,可對于她,他仍是念念不忘啊!

“裁剪冰銷,輕疊數重,淡著燕脂勻注,新樣靚妝……”現在……

眼前的一切使他無言!

明天,明天老狼主便要向他問罪發難了。想起那狼主,他更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痛。

——你們完顏氏出爾反爾,聯兵滅遼,誰料想,你們卻背信棄義,舉兵伐宋。你們……

縱然他有義憤滿腔,也難拂平自己悔恨的心靈。想當初自己為何一味聽信蔡、童二臣呢?自己親小人,遠賢臣。而今……而今自己的遭遇還能讓誰來憐惜呢?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自己是大宋一國之君,大宋國君難道真的要屈膝于一個小小的蠻夷之主嗎?自己畢竟代表著是大宋的榮譽與尊嚴!

激烈而矛盾的內心爭斗,使他徹夜無眠!

第二天天還沒亮,他就被帶到完顏狼主的大殿,大殿是威嚴的,文武眾臣兩廂并立,把傲慢而鄙夷的目光直挺挺地投向他。

“殿下戴罪之人可是宋邦之主?”老狼主傲慢的問話了。

“罪……人……?”他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略略遲疑了一下,然后低聲回答:“是!”

“你可知,宋邦緣何亡國之速乎?”

“愿聞……其詳!”他強忍屈辱的淚水,小心翼翼地說道。

“哈哈……宋邦的君主啊!朕很佩服你的多才多藝,也很欣賞你的詩詞書畫,甚至為了你一幅畫作,朕可以不惜千金。可你不要忘了,你的昏庸,你的失德……”

“吾皇萬歲,萬萬歲!”文武都跪下了,而他在環顧左右后,也勉強跪下了。

今天的見面,是他平生受到最大的恥辱。同時,伴著他還有一個更屈辱的封號“昏德公”!

甚至對于他的下一代,也打上了赤裸裸的屈辱烙印一一“重昏侯”!

“構兒臨安建興了”,當他聽到這個消息后,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總算天公不絕我宋室江山啊!

可接下來的消息又讓他不安了,抗金的岳元帥被殺了,構兒向金再次屈膝了……一切的一切又讓他太多太多的失望了!

“或許,上天要亡我趙氏江山啦!”一個烏云翻滾的日子,在凜凜的北風中,他說了這樣一句話,便在夷邦中倒下了。

一個亡國者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一生,而宋室的宗廟里僅是多了一個“大宋徽宗”的靈坊而已!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

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一曲《虞美人》吟罷,他不禁又一次的長嘆。想當初,自己為什么不與故國共存亡呢?如今自己屈膝了,屈膝后的自己又能怎樣呢,一個屈辱的“違命侯”便是大宋皇帝對自己的恩賜嗎?。

“違命侯”,想到這里,他不禁仰天大笑起來,想當初自己也是一國之君啊,如今……自己還有什么臉面再見南唐父老呢?

月淡了,這時不知從哪里來了一塊黑云,淡淡的月兒也消失了。

起風了,涼風蕭瑟……

太祖駕崩了,繼而太宗嗣統。可太宗……想到這兒,他更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痛……

夫人,自己那嬌弱可人的夫人女英在哪兒呢?自己如何向逝去的娥皇妻交代呢?太宗頻頻宣詔自己夫人女英入宮伴駕,徹底擊碎了他作為男人的最后一絲尊嚴!

國破家殘,現在才知道后悔了嗎?早知有今天,為何不富國強兵,而甘作一個亡國之君呢?

故國是融融春意,這里是凄涼的秋風。故國陷落了,故國殘破淪欺凌,而這里雖有繁華的京都,可對自已來說,又有什么值得留戀和記憶呢!

天暗了許多,風也更大了。

囚禁的日子使他不禁對劉阿斗表示感嘆了,而同樣是亡國之君,為什么自己就沒那么幸運呢?莫非是他“樂不思蜀”,可我…….放棄對故國的眷戀與思念又如何能做得到呢?

第二天,蕭殺的秋風中,幾片在樹枝上瑟縮地打著旋的枯葉,終于落了下來!

他,南唐的君主,宋的階下囚,也在這蕭殺的秋風中倒下了。而他那嬌弱可人的夫人女英也自飲毒酒隨他而去了。

隨后,隨后便是太宗皇帝詔令把他的遺體安葬了。秋風中,孤零零的一座新墳在洛陽的北邙山荒郊出現了。

“大宋隴西郡公,吳王李煜陵 ” 大宋太宗御筆……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