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醒:麥子信箱每期的標題僅為本期回信內容的代表,不是下期麥子信箱的主題,給麥子寫信,只要是任何你想說的都可以,主題不受限。

這是麥子信箱第10


什么是麥子信箱?
麥子信箱是美篇美文欄目互動專欄,重拾書信時代的美好,寫封信吧!這封信不只是寫給麥子,更是通過麥子信箱讓更多美友一起看到。

如何給麥子寫信?用美篇寫好你的信件內容發布為公開,標題中帶有"麥子信箱"四字,即默認為參加麥子信箱互動。如希望匿名,可在信件中注明。每周二-周三,麥子都會選取幾封特別的信回復,并和大家一起分享。

①麥子,和你分享我的66歲說老不老的生活

麥子你好!有些心里話總是想和人分享,老話講66不死掉塊肉,沒到這年齡總是不信,但到了跟前真是磕磕絆絆過的不順,從早起到晚上,忙忙碌碌就過了一天;不起眼就過了一個禮拜;從年初到年尾,奔奔波波就是一年。回頭看看這一年的陽光和風雨,這一年的日子過的真的有體會。


66歲不好過,就積極向上,別讓自己的心衰老下去,要動起來。冬天有冬天的玩法,去看看冰燈、泡泡溫泉。經常去KTV吼歌。


66歲真的不好過,在以后變老的日子里還是希望活的輕松老的漂亮,但我不會迷茫未來,因為日子肯定會更好,不執著過去,過去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真的是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一轉眼,這66歲就過去了,活著更要珍惜時光,不能丟了白天的太陽,又失去夜晚的月亮,愿一年所有的努力,都為今后如何活著,打個好的基礎。

來自化學老爺爺的信《個說老不老的66歲》

麥子回信


化學老爺爺:


您好,很高興看到您和我分享你這兩年的生活。

66歲這精彩和充實的一年,不瞞您說,我打心眼里有些羨慕呢~


這一年您看著女兒出嫁,您和戰友一起慶生,看著老伴學有所成,還和朋友去了很多地方。


縱使這么精彩,您還是說出了您最想說的那句話“66歲不好過”,我想這句話應該說出了很多同齡人的困惑:如何面對漸漸老去的自己?我覺得生活層面上,您的信里寫得很好了,重視健康,合理安排自己的時間,充實退休生活等等。


至于心理層面的困惑,麥子想說:終其一生,都是在尋找如何和自己愉快相處的解法。每個年紀,都有要打的怪獸,它也許是空虛,也許是無聊,也許是疲憊,也許是義不容辭的責任。

比如我目前這個年齡階段,就得平衡工作和生活,物質和欲望之間的關系。


我們得接受不同階段的自己,并且盡可能地擺脫年齡對我們的束縛,如果不受限于時間,不受累于年齡,從終極意義是上說我們已經獲得自由。


最后祝您退休生活繼續精彩快樂!


—麥子

②法院判我離婚了,我連家門都進不去了


2018年12月6日,縣法院早上十點給我打電話讓我去縣法院領民事調解書,我從法院下午三點左右領到法院民事調解書,原告三點讓人打電話催我搬東西,我說等我上來了就搬,因有事回家晚了些,當我回來看到,我的所有東西都扔在門前了,門上的鎖子再不是原來哪把鎖,已換成了新的。


我明白了,她今夜,我十年和她共同修建的家不讓我進門了,看你在這寒冷的冬天夜晚,看你的家在哪兒,我今夜流淚了,我奮斗了十年我和她共同修建的家,就這樣被人殘忍絕情趕出了門,在這寒風瑟瑟發抖的夜晚,我今夜溫暖的家在哪里!我望著門上冰冷無情的鐵石心腸的鎖子,和我腳下面我的生活用品東西,在這2018年12月6日寒冷冬天的夜晚,今夜晚我的家在那里,我流下了十年傷心的淚水,我和她十年夫妻,在這寒風瑟瑟發抖的今夜,我不在家,把我東西她讓人仍在了門前的水泥路上,今夜寒風無情…

來自劍★嵋!冰霜 的信《失樂園》

麥子回信


劍★嵋!冰霜 :


你好,希望你最近狀態有所好轉了。此刻我可能無法輕描淡寫地對你說:離婚是件小事。


我相信你可以為自己再次打造新的家園和生活。離婚,不是小事,但在寒冷的冬天重新燃起生活的小火苗是件大事。我總覺得普通人最偉大的地方在于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仍保有對生活的信念。


當然,這句話是羅曼·羅蘭說的。希望你在這個冬天能看到溫暖的微光,會越來越好的,請給自己點時間。


—麥子

③懷念曾經的好友楚楚


我真是后悔參加同學聚會,每次都像聽判官生死簿點名,平添一種莫名的失落和悲涼。


上一次是聽阿芳死了,死的窩囊憋屈。


這次是聽楚楚死了,花季少女命如草芥,就這么不明不白的夭折了,冤無頭,債無主,死的無辜,死的可憐。是人的命太賤,還是沒有天理?

這酒還能喝嗎?我的心情糟透了,端起酒杯在空中畫了個弧,把酒灑在地上。陶葉子一愣,到底是老同學,與我心有靈犀,也端起酒杯,把酒慢慢灑在地上……


麥子你在聽嗎?我們這代人是聽著解放軍的槍炮聲出生的,雖然長在紅旗下,但經歷了太多太多的坎坷。主宰不了自己的學業、事業、愛情、甚至生命,能活到現在的人跌跌撞撞,沉沉浮浮,都有故事。


可愛的小麥子:我還是那句話,你還年輕,讀不懂我們這代人的滄桑。但愿你永遠不懂,愿你的生活永遠陽光燦爛,浪漫快樂,鳥語花香。

來自大青衣的信《楚楚》

麥子回信


大青衣:


你好,阿芳的故事我還記得的,那是麥子信箱第一期的分享。


我特別喜歡讀你寫的人情世故,有一種在大時代里默默為故人寫序的溫情。甚至也勾起了我很多記憶,記憶里那些當年的同學怎么就忽然從我生命中消失了,人和人,很多時候短暫相遇,有過交集,然后又匆匆分別,那時年輕,年輕到覺得未來太遙遠,誰也沒想過重逢這么簡單的事。


我昨天還特地翻看了幾年前的日記,里面有好友寫給我的信,看完之后我在深夜給她發去感謝和感慨,慶幸甚至嫉妒當年的自己曾擁有那么寶貴的友情。


參加同學會,聽些閑言碎語也許也是友情的一部分,我們不歌頌生活本身,我們歌頌那些曾在我們生命里留下過美好片刻的人們。我相信阿芳和楚楚,在天堂知道你也曾想起她們,也會很欣慰吧。


我們這代人沒有滄桑和傷痕,確實是一種幸運。可是,卻有沉重的房價。總之只要你熱火朝天投入到生活中去,你會發現,幸福和不安,變動和安寧都是并存的,無一幸免。


哈哈,不過我還是要收下你的祝福,但愿我們的生活充滿鳥語花香,謝謝!


—麥子

麥子編后語:

麥子信箱重新開張,給麥子寫信者寥寥,在這里想說,大家喜歡這個欄目的話多多分享就可以啦,如果你有想要傾訴的時刻,歡迎給麥子寫信。寫信和回信,在現在顯得有點笨拙的不合時宜。可是其實我們不必追求那么快的。笨拙一點慢下來,給記憶留個備份。

-重拾書信時代的美好,請給麥子信箱寫信!-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