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來,汕頭這塊海濱鄒魯之地是十分幸運的。記憶中,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一次稍大一點的臺風正面襲擊以來,二十多年間無數次大大小小的臺風幾乎都繞著走,不是西去海南、湛江、珠三角,就是北上漳浦、廈門、福州,無一前來騷擾我們。

歷史上的潮汕,是一個天災人禍頻發的地方。很多年輕的潮汕人,實際上很不清楚這些充滿悲情色彩的故事。據可查閱到的,僅僅在明代,發生的嚴重風災就有27次。在呂宋島附近產生的熱帶低氣壓,形成了熱帶風暴以后,動輒就是朝著潮汕方向直奔而來。

經歷過被稱為“開千百年未有慘劫的八二風災”的老一輩人,現在基本上已經離開人世了。那是1922年7月27日,在加羅林群島附近形成的一股熱帶低氣壓,隨后向西北緩慢移動,逐漸增強成為臺風,并于7月31日越過呂宋島進入南海北部。在進一步增強之后,于8月2日正面吹襲汕頭。

這場“八二”臺風登陸前后罕見的在近海徘徊,8級以上大風維持36小時,12級大風持續24小時,同時產生特大風暴潮,海水陡漲3.6米,沿海150公里海堤潰決無數,海水倒灌,汕頭城區平均水深3米,沿海村鎮一片汪洋。一時間,汕頭市區房倒樹折,輪船傾覆,大雨傾盆,巨濤席卷而來,低洼之地頓成澤國,風聲、雨聲、潮聲、呼喊聲響成一片。潮汕大地田園淹沒,堤圍崩塌,到處人畜漂流,船筏蕩析,“衣履系于樹杪,輪船溘于山上”。汕頭氣象臺資料記錄,晚9時風速增大至8級,并一直持續到4日上午9時。狂風維持時間之長,是廣東有風記錄以來所僅見。時逢天文大潮驟至,潮高達十余米,潮借風勢,風助潮威,平地水深丈余至數丈,沿海鄉村多被卷入狂濤暴雨之中,房屋傾塌者不可勝數。中央氣象臺將這場風災列為20世紀十大氣象災害之首。

風暴過后,汕頭市內一片汪洋,水漲至二樓,城區居民不僅受風,且潮水暴雨襲擊,溺斃受淹者居多。汕頭口岸一片沉寂,商業貿易停滯,兩周之內竟無一輪船駛往上海。受災最重的澄海縣,沿海有10個村莊全部被夷為平地。外砂村更遭滅頂,全村人命財產化為烏有,東里鎮頭沖鄉原有人口千余,幸存者僅百余人。“八二”風災人員損失沒有確切統計,最高估計共死亡8萬多人,創造了民國年間一次風災死亡的最高記錄,中央氣象臺將這場風災列為20世紀十大氣象災害之首。

我們這一代人都經歷過“七二八”強臺風,時至今日仍歷歷在目,記憶猶新。1969年7月28日這一天,強度相當1922年的一次臺風正面襲擊汕頭。歷史上被稱為6903號臺風的“維奧娜”,上午11時在遠離牛田洋的惠來縣客鳥尾臨海一角登陸。瞬時間,汕頭最大風力達到16級,潮水陡漲3.14米,海水倒灌入韓江,沿海150公里堤防悉數潰決,狂浪如瀑布入城,一時飛瓦倒墻之聲不絕于耳。汕頭城平均水深3米,沿海村鎮一片汪洋。那一天,整個潮汕大地白天天空昏暗,仿佛回到了洪荒時代的世界末日。

在牛田洋這個曾經成為“人定勝天,征服自然”光輝典范的地方,當時,部隊的營房都是由樹干搭棚,泥糊墻壁,茅草蓋頂搭就。在“維奧娜”的肆虐中,自然顯得十分脆弱。臺風肆無忌憚的時候,每一間房子都不堪重負,屋頂一個個被掀翻,飛得無影無蹤……樹倒了,房塌了,電線桿攔腰折斷……狂風所到之處,無堅不摧,殘骸遍地。隨著正午高潮時分的來臨,榕江和韓江的潮水迅速上漲,一浪高過一浪地向簡陋的海塘兇猛地撲來。崩岸、決口、潰堤……在突如其來的自然災害面前,人們顯得多么的脆弱、可憐。有人被颶風卷起重重地摔下,有人被倒塌的房子壓在其中,有人被飛來的異物砸得頭破血流……狂濤肆虐,三米半高的大堤被狂潮削去了兩米,僅剩殘缺不全的廢墟,決口處的海潮滾滾而來,堤內盡成澤國。臺風肆虐之后,整整數天時間,在不知原是陸地還是大海的水面上,到處漂浮著原木、竹子、稻草……還有尸體。

回顧潮汕歷史上兩次特大的風災,使人越發覺得汕頭這些年來確實是上天眷顧。昨晚,汕頭主城區的落日染紅了大半個天空,反暮光將滿天云彩變得紅彤彤的,天空變幻奇異,美膩得令人驚嘆,驚艷得令人感嘆。出現這種臺風來襲前夕的異常天象,臺風依舊沒有在汕頭登陸,而是跑到閩南的東山島去了。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