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古人之書,啟今人之智

                 傳華夏之薪火,覓歷史之巧思

            交流于美篇平臺,共相互學習增知


        大明朝由皇帝的女人,兒子問題引發,皇帝和大臣們斗智斗勇糾纏不休的重要歷史事件“國本之爭”激烈爭吵由本章開始

        

        本文標題是“讀讀《明史》”,故內容以皇帝、女人、兒子為主線,適時夾敘夾議明代政治,經濟,官制,社會觀念,名人軼事供愛好文史的美友共娛賞。

  詩云:

                            《古風一首》

                       

                       《大明萬歷國本爭》


                          皇帝生來性情犟,

                          鄭妃靈巧滿口芳。

                          眼下江山朕作主,

                          不管祖宗立規綱。

                          君王傳位如賞酒,

                          大臣死認國本腔。

                          朝堂扯皮二十載,

                          廢話說了幾千筐。

                          哥們全仗一張嘴,

                          好漢出頭百人幫。

                          苦了宰相半生智,

                          難糊稀泥兩面光。

                          這個破官不干了,

                          回家去喝老米湯。

                          充軍發配萬不悔,

                          愿留青簡一筆香。

                          歷史湮流東去水,

                          長江依舊是長江。

                          笑將千古帝王事,

                          擷來美篇做文章。

                                     楔序


        封建社會君主專制,話是這么說。其實,在唐以后,清之前,只要不是謀反,言論上還是有相當自由的。清醒的君主都知道,天下是皇家的,都想長治久安。對于皇帝的錯誤,看出的社會問題,指出時弊,使之糾正,得之天下太平,這是皇家力之所求的事。故有“言者無罪 ,聞者足戒”。大家都可以公開或私下給皇帝提意見。而且有專門彈劾大臣,指責皇帝的機構——“御史臺”。


      [北宋]宋仁宗趙禎的養毌劉娥太后,覺得這還不夠,又增設一個“知諫院”。

        這些人統稱“言官”。有任務,有指標,如果三個月沒有指責皇帝,彈劾大臣的言行,不作為,就得自行下課。而且安全有保障,決不殺頭。殺言官是皇帝的大忌,是最可恥的事,任何一個皇帝也不愿被人說成是桀紂。


        在[明]代,明太祖朱元璋承襲宋元舊制,宰相之下設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在六部中他又增設“六科給事中”,洪武二十四年以后逐漸定型,這成為監察制度的一個重要發明和發展。


        都察院的御史著重監察全國官吏和一般機關,那么“六科給事中”則是對六部的業務進行專業對口監察。兩個機構互不統屬,可互相彈劾、攻擊,讓他們吵架去。

       每科各設“都給事中”一人,是正科長。“左右給事中”各一人,左為第一副科長,右為副次。“給事中”四至十人不等,官品低,僅六,七品,但嘴管得挺寬。

        其職責是“掌侍從、規諫、辛卜閥、拾遺、稽察六部百司之事”。即上可指責皇帝宰相,下可攻彈百官。


        朱元璋這種小官管大官的辦法,使得這些一品的內閣輔臣、六部尚書對這些六七品的芝麻官都憚畏幾分。

        但皇帝有權處分這些人,如罰俸,降級,罷免,下獄,發配,廷杖。

       有趣的是,對于這些處分,這些人一點不怕,反而覺得光榮。

        而這些處分廷杖除外,皇帝只能指示,又必須通過內閣出“票擬”才能生效。

        所以,往往這些指示又遭到內閣和言官們軟硬的抵制。皇帝下的指示(圣旨)交到內閣執行,內閣認為不妥,可以原件退回,稱為“封還”。

       特別是在宋代,皇帝基本上就為這些規制管了起來了。

         

        在宋代,還有一個設置,一直沿襲到清代,就是“登聞鼓”。設置在午門之外。大臣和百姓若有寃情,去把這鼓一擂,皇帝得親自登殿理事。宋太宗趙光義就曾經被老百姓為一頭豬的事擂了出來。后來敲鼓的理由越來越嚴,到清代這鼓還在,但規定必須是“大奸大惡,奇寃巨慘”才能敲鼓。否則就以無理取鬧浪費資源、警力論處。于是,這鼓就形同虛設了。

                下篇 第一章


              諷神宗 盧禮臣午門挨打

寵鄭女 萬歷帝頂風封妃

         

        閑言暫罷,文接中篇。

        上文說到,“禮部祭祀司”主事盧洪春向萬歷皇帝提交了一份以嘲笑的語言教訓皇上的報告。萬歷大怒,傳申先生入寢宮,當著他面把盧主事一頓渾罵。然后責令申首輔,要求內閣按他的指示“擬票”嚴處盧洪春。


        其實,像這種“逆龍鱗”的奏疏作者往往留底,也早先在朝臣中小范圍地傳閱,以炫耀他的剛直,大膽,贏大家的尊敬。萬歷罵他故意出位“沽名訕上”確也含有這個成分。這文申首輔當然應當知道,至少默許,因為老盧說的是事實。


        面對發怒的皇上,這稀泥怎么和,老申馬上成竹在胸。

        他邊聽邊點頭,等皇上罵完,靜默片刻,冷卻一下皇上的情緒。然后徐徐進言道:“圣上所言極是,誰沒有三病二痛的。他又不是醫生,在此妄言醫道,在臣看來,可笑而已。不過,從字面看來,他也是出于對皇上的關心,皇上大可不必理他,以顯皇上圣容如海,讓他自愧算了”。

        順手一把稀泥加馬屁糊了上去。


       “這廝動機不純,不加懲戒,廟堂風氣頽糜,朝廷秩序將亂。不必說了,回去擬票吧!朕累了,要休息啦”。皇上依舊不依不饒。

        老申見得多,看這東西油鹽不進,倒也不慌不忙,也不多說,自有打算。


        回家連夜草就兩份文書:

        一份是代皇帝下的,以官方行文格式,皇上怎么說,老申就怎么寫,嚴厲地訓斥盧洪春,并將其革職查辦。沒說要打屁股的事。

        另一份是以內閣名義發出,上奏皇上,念其盧洪春初犯無知,希望皇上寬大為懷,讓他改過自新,這次就算了。

        就是這樣,你要怎樣處分老盧是你的事,老申這次不給你扛黑鍋了。


        很明顯,就這個事件,這兩份文件純屬屁話,于皇上和老盧屁用沒有。只是把老申自己撇個干干凈凈。任何人一看就明白,是老盧惹事,皇上發毛了,老申為其說情。老申已盡到責任,至于后果怎樣,與老申無關。


        皇帝不傻,一眼就看出老申用意。本來萬歷個性就很強,他認為此時已到關鍵的特殊時刻,(看官且看下文筆者?述交待)盧洪春非處理不可。


        于是,二十四歲的萬歷牛勁上來了,立即下令錦衣衛,將其捉來撩褲子打屁股,不得??誤!還對老申不懷好意地說午門那地方寬得很,不要說三五個盧洪春,就是一百七八十人同時打,也只當在禿頭上玩幾個蝨子。


        申首輔知道,萬歷說的是嘉靖三年七月(1524年)史稱“大禮議”中的“左順門事件”。一百八十多人在午門同時打屁股。像過年玩爆竹一般,噼里啪啦地響成一片。當場打死十六人。

       那個寫《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后來在[清代]毛綸父子把這首詞作為《三國演義》的詩頭子)的楊慎連挨兩輪廷扙,命大,沒打死。(肯定是行刑者手下留情)后流放云南,永不聽用。


        想到這里,老申同志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再要多嘴,這板子就要打在自己屁股上。趕快轉換口風。


       于是,盧洪春先生被結結實實揍了六十板。

        這一下炸鍋了,盧主事干這事純粹是業余,挨了打,專業的言官們慚愧了。

        古人特重面子,“士可殺不可辱”無論誰因進諫而受處分非常光榮,任何人都以尊敬的眼光、態度看待。一輩子都可以在親戚、朋友、鄉親、子女面前自鳴得意地吹噓這事。言官們認為,這頓光榮的板子應該打在他們屁股上。


        于是大家怒火中燒,義憤填膺。給事中楊廷相帶頭,一個加強班的火力為先鋒,若干“吼打伴”幫腔,鋪天蓋地的唾沬星子和奏疏為盧洪春鳴冤翻案。矛頭直對萬歷。


        萬歷毫不退縮,駁回去一批又來一批,言官們群情激憤,踴躍發言,深入討論。一時,朝堂象盛夏夜晚的池塘,滿塘蛤蟆青蛙,鬧成一片。開始觸及到萬歷內心深處的那個問題。


        內閣六部九卿象死了一樣,毫無動靜,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打圓場幫皇上說話。


        這下輪到萬歷惱火中燒啦, 他開始尋思對付這群人的措施。很快,辦法來了——扣工資!官樣名兒叫“罰俸”。帶頭鬧事的主犯扣一年工資,從犯八個月。不再多說,誰再出頭照此辦理。


        這辦法非常高明,老板拈錯罰員工的款,理直氣壯!內閣沒有“封還”的理由。


        要命的是,這些言官的工作只是用嘴說話,用筆寫奏疏,功能僅是對朝政、個人拈過挑錯。干的全是得罪人的活。不管其他任何實事。不同于有實權的人和地方官員,有額外收入,工資屁都不算。


        朱元璋很刻薄,工資本來就定得很低。言官們一大家子完全靠這點薄薪過日子。這一下子弄來鍋兒吊起當鐘敲,全家咋受得了,這比打屁股都厲害。

    

        畢竟只是罰錢。是處罰,表面上看上去處罰也不大。沒誰革職、流放,打屁股。如果為錢再鬧下去也有失面子。

        

       于是,風波暫時平息了。

        現在分析一下萬歷是否是裝病不上班,為啥毫不退讓,下狠手處分盧洪春的原因。

         根子就在后宮鄭貴妃身上。


        先硏究研究明神宗萬歷是不是真有病?

        在定陵地宮出土的萬歷皇帝遺骨,有人說發現這位皇帝兩只腿骨長短不一,是個瘸子,所以上班困難。我懷疑這種說法,可惜萬歷皇上遺骨被后來的“紅衛兵”毀了。不然這問題在現在就不會是個謎。就算是個朱瘸子,但皇帝有鑾駕,若干人抬著呢,是不須用腿走路的,這也不影響上班。


        事實上,萬歷皇上在萬歷十年到十二年底精神抖擻地搞臭了他的老師張居正,並全力肅清其影響。剛二十出頭的人健康上沒問題吧!


        轉過年來,萬歷十三年(1585年)四月十七日,皇帝親自穿戴整齊和文武百官一起浩浩蕩蕩走在長安街上,從午門一直步行十多里路到天壇祈雨,這是為了對上天表示虔誠。從這事上看,萬歷走路並不瘸。如果是個瘸子,萬歷皇帝絕對不會在老百姓眾目睽睽之下一跛一跛地現眼。讓天下百姓看笑話。


        萬人空巷,人山人海,使得北京城的百姓得以一睹天顏。給老百姓的印象是:這位皇帝身體微胖,短須,他的體形像他的父親隆慶皇帝,但他的眼神卻像他的祖父嘉靖皇帝。( 刻薄、寡恩、厲害)他步履堅定,每一步走得篤實認真。是個健康人吧!


        在萬歷十四年正月(請注意這個時間)以前萬歷皇帝都是按規上班不誤。怎么幾個月之后二十四歲的萬歷皇帝就病得上不了班呢!


        讀史的人稍加留心,資料綜合起來看,就會感覺發現萬歷朝在萬歷十四年正月到十月盧洪春上奏疏這段時間,朝堂上吵得一塌糊涂。

        吵的是甚么?


        應該注意到一個事,就是萬歷十四年正月初五鄭貴妃生出了皇三子朱常洵,這是問題的關鍵。

        按明代常理慣例,如果無嫡子,皇長子出世,少則滿月,大多在一二年內很快會被冊立為皇太子。王宮女生的皇長子朱常洛到萬歷十四年都四歲啦,萬歷皇帝只管他穿衣吃飯,其他事裝聾做啞 ,一聲不吭。皇帝好像在等甚么?


        隨著萬歷十四年正月五日鄭貴妃生出的皇三子朱常洵呱呱落地。大家隱隱約約地感覺到,皇帝等的東西,終于等到啦!

        于是,怎樣把皇三子弄成皇太子,就成了萬歷日夜苦心孤詣的問題。


        所謂“當局者迷 旁觀者清”,萬歷完全為感情沖昏了頭腦,自認為“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皇帝有“生殺予奪”的大權,換個繼??人,只要自己努力,應該辦得到。


        他就沒想到,他這皇位是祖宗掙的,以后傳到誰,只是委托他代為管理而已,得遵守祖宗立下的規矩。否則,也是大逆不道。


        鄭妃產子后,清醒的申時行完全明白萬歷那點說不出口的心思。他知道,萬歷試圖玩火。

        其實,申時行從心里認為現在立誰為皇太子,下屆由誰當皇帝并不重要。

        問題是,萬歷這樣玩必將引起朝堂騷亂,兩敗俱傷,遺害甚多,他自己也難于應付做人。

        他應防患于未然, 這事要及早預防制止。


        于是,在萬歷十四年二月,申首輔上書皇帝,請求及早冊立皇太子。

        果然,萬歷把奏疏一擱,輕描淡寫地說“皇長子還小而且身子弱,冊立之事等二三年舉行吧!(“元子嬰弱,少俟二三年舉行。”《明史紀事本末》卷六十七)老申只好一聲長嘆!:大麻煩來了!

      老申扔出的手榴彈沒響,萬歷的炸彈卻投出來了。


       萬歷十四年三月,紫禁城爆出一條驚人的消息。

          萬歷要進封鄭氏為皇貴妃,理由是鄭妃“勞苦功高”。

          萬歷攤牌了!


        這炸彈如同在糞坑里爆炸,一時朝堂上臭飛嘩然。啥個勞苦功高!不就生個兒子么!是他自己勞苦功高吧!王恭妃生的皇長子就已經四歲了,又該算啥!


        大臣們都清楚,皇貴妃按編制只有一個,地位僅次于皇后。如果鄭氏進位皇貴妃后,下一步萬歷的工作就是廢掉王皇后喜姐。或者學南北朝時期北周皇帝宇文赟死皮賴臉立五個皇后,再立鄭氏為后。這樣,三皇子就成了嫡子,就是當然的儲君。萬歷的曲線救國計劃就完成了。


        皇上一廂情愿的如意算盤,大臣們會同意嗎?

        

        戶科給事中姜應麟率先反擊,很客氣,也很具說理性,而且是接過萬歷的話茬兒,他說:這事確是勞苦功高,但立功有早遲,王恭妃生的是皇長子,立功在前。鄭貴妃生皇三子在后,評功擺好得有個先來后到。如果陛下執意要獎勵封賞,首先應獎勵先進生產者,先封王恭妃。此外,我還認為,陛下要早立皇長子為太子,這樣天下才安定。(《明史紀事本末》)


        萬歷一看,事情沒那么簡單。心里想,老子才說一二,你他媽三四五六全來了,這事不能退縮。不然,我的后續計劃要泡湯。于是,斥責姜應麟:你這是“揣摩上意”,給我滾出京城。到廣昌去作典史吧!“謫應麟廣昌典史”(《明史紀事本末》)。


        這下可不得了,朝堂上立馬像開鍋一樣,一時群情激憤。第二天,第三天??吏部員外郎沈璟、刑部主事孫如法等人一窩蜂接二連三上疏,為姜應麟鳴寃叫屈,不僅要求進封朱常洛之母王恭妃為貴妃。而且還明確提出要冊立皇長子朱常洛為皇太子。大臣們加碼啦!一時朝堂上口沫四濺,紙片橫飛??,皇上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立。

        萬歷的牛勁也上來了,我給我哪個老婆給點好處,關你們屁事!你們對你們的那些老婆就那么一碗水端得平么?!論理!他理虧!辦蠻!他在行!


        一聲大吼:沈璟降職外調,孫如法謫朝陽典史。其余降職、扣工錢等若干處理。他還惡狠狠地威脅警告大臣們“再有妄言者重治”,說完掉頭就走。退朝啦!有工夫你在這兒吵,老子不奉陪了! 


        要鬧你們僅管鬧,我的愛情為最高。萬歷不顧群臣反對,三月,正式冊封鄭貴妃為皇貴妃。

        這還了得!緊接著,大臣們又一波攻勢開始了,大臣們依舊不屈不撓。


        四月御史孫維城、楊紹程、給事中胡時麟等又先后領頭上疏,一時,朝堂上又像捅開了的馬蜂窩一樣,鬧鬧嚷嚷亂成一片。繼續要求冊立朱常洛為太子,進封王恭妃。


        大臣們真是難纏,萬歷也累了。如果按他說的重處妄言者,大臣們像炸碉堡一樣,扛著炸藥包前赴后繼,沒怕這事!這事將沒完沒了。不處分,自己又沒面子,就扣工錢吧!于是,這次鬧事者僅全部“奪俸”而已。(《明史紀事本末》)皇上已顯頹勢啦!


        大臣們卻越戰越勇,奈何萬歷皇上只有一張嘴,自己又理虧。對付這些喋喋不休經過三科四考百煉成精才熬出頭的飽學之徒明顯力不從心。咋辦!天子總是圣明的,辦法終會有的。眉頭一皺,老子惹不起你們,還躲不起你們么!三十六計走為上。我“頭昏眼黑,力乏不興”,病啦!該講點起碼的人道吧!不上班啦!看你們找誰去扯。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皇帝見不著,寫報告總可以嘛!于是在十月就有了“禮部祭祀司”主事盧洪春這份嘲笑教訓皇上的奏疏。


        萬歷當然是怒不可遏。我有七算,你們有八算,躲都躲不了你們。不給點顏色給你們看,你當是病貓!以后這事又會沒完沒了,所以,無論申時行怎樣和稀泥,萬歷認為在這特殊時刻,不能退讓,老盧這頓板子是挨定了。


        綜上所述,萬歷十四年,從正月到十月,萬歷朝堂熱鬧吧!

        我認為,這就是萬歷裝病不上班和毫不退讓下狠手處分盧洪春的原因。

        耍賴不上班也不起多大作用,見不到皇上,大臣們認為是鄭妃狐媚惑主,枕邊吹風。于是,在原有封恭妃、立太子的訴求主張基礎上又增加了聲討鄭妃的內容。  

        一時,著重指責批評攻擊鄭妃奏疏不斷,自己已經焦頭爛額,現在又把老婆搭上了 ,萬歷挺頭疼。

        于是,對于大臣們的疏奏,他開始不看不理不問,干脆不下發給內閣,甚至其他工作文件也被牽扯進來,一并留置不予下發。


        申首輔看到這樣下去影響到國家的正常工作,再則看到皇上為這女人的問題折騰得這樣可憐。于是悄悄向萬歷建議:百官奏疏可先經過所屬部院審核,然后送內御覽。


        萬歷一聽,猶如將被淹死的人撈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大喜過望,馬上下旨。他倆串通起來事就好辦,內閣立馬通過,形成定制。


        此后,凡是有攻擊指責鄭妃和催立太子的敏感詞奏疏在部院政審時就斃掉了。這樣,萬歷確實清凈了幾年。誰知,到萬歷十七年又來事了。

        

        至此,[大明]萬歷朝持續近二十年的“國本之爭”將逐漸趨于白熱化,使人不得不吃驚佩服理虧而孤軍奮戰的萬歷皇帝,為他所愛的女人由青年奮爭到中年乃至晚年,甚至在彌留之際還念念不忘,死不瞑目地留下一份沒誰愿意執行的遺詔的韌勁。

        

         六宮之中、比鄭妃美貌的女子多了去。但鄭妃被專寵幾十年,色衰而愛不變,其魔力,魅力值得女士們學習研究。

       

                此正是:


                            石榴裙下啥不怕

                            金鑾殿上好吵架

                            皇上一片苦心思

                            留在史書成笑話

        

        嘉靖四十五年,海南島人海瑞同志曾痛罵敬道煉丹二十多年不上班的嘉靖皇帝。二十四年之后,因為萬歷皇上寵愛鄭妃而躲大臣不上班這事,又出一個臭罵皇帝的陜西人。


       是誰有如此大膽!且看《讀讀明史-皇帝、女人、兒子(二)下篇-第二章》

文章系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圖片來自網絡,謝謝作者。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