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己至,雪花飛舞。座在雅靜的茶室里,看窗外的雪花飄窗,品讀詩文:在那悠遠的古今歲月里,無高鐵飛機之便捷,無網絡通訊之流暢,只能靠舟馬勞頓探親訪友,魚雁傳書來傳情達意。但就是在這種原始的交流方式下,摧生出了盛唐雅宋的茶文化高峰,使飲茶成為中國人最好的精神生活方式之一,促進茶道成為了中國四大國粹。

[題記]

  玉花飛半夜,翠浪舞明年。蘇東坡大學士眼中的瑞雪,預示著明春的麥浪翻滾,稻菽豐年。

而擅長描寫農事生活的范成大‘’瑞雪飛來麥已青‘’將雪花飛舞與田園豐收一語成章。

雪花飛絮時,情歸何處?漫山白遍,霧鎖寒江,獨釣一江雪。柳宗元的孤舟蓑笠翁,禪座于寒風澶澶的堤岸,心中的一團暖,是來自于江中的美麗魚兒,還是那風雪夜歸人。

雪落韻無聲,寒梅獨綻放。昂首龜峰一嘯長天,身披一襲雪裘聳立于大別山南麓,漫山的梯級茶園肩著一匝白紗伴隨著雪花一起蹁躚起舞在迎接又一個豐年!


漫長的寒夜里,詩人杜耒獨座庭前,聽雪花敲窗,驚筍抽芽,借一輪月光觀臘梅綻放,松夢云朵。好友如約來訪,主賓相對而座,友置古琴而歌,奏過陸羽之《六羨歌》:

不羨黃金盞

不羨白玉杯

不羨朝入省

不羨暮登臺

千羨萬羨西江水

曾向竟陵城下來

一曲歌罷,詩人遙想大唐盛世中眾星閃耀的年代里,一代茶圣陸羽,舍棄功名利祿,跋千重山,涉萬道河,歷盡千辛萬苦,撰寫出世界歷史上第一部茶葉著作《茶經》。于是燃薪生火,烹雪化水,圍爐煮茶,對飲清歡,詩興大發,吟頌出《寒夜》這首干古流傳的茶詩:


寒夜客來茶當酒

竹爐湯沸火初紅

尋常一樣窗前月

才有梅花便不同

(作者簡介:熊宣德,現任職于湖北麻城市農業農村局,從事茶業四十余年。國家一級評茶師,曾任國營龜山茶場副場長,麻城市茶葉公司經理。喜愛文學與茶,致力于茶文化的普及和推廣)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