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白雪、紅羽

文字:清影

過了冬至,就入數九寒冬了。

南方,并不算寒風凜冽的一九,卻一直細雨綿綿、飄飄灑灑,生生地將一個冬季的小城,竟添了幾分柔情嫵媚、溫馨浪漫。

冬天的日子總是安靜而漫長,

安靜地將光陰,

放在每只碗碟的擦洗之中,

放在每天剪下的綠蘿枯葉之上,

放在書架上的一頁一頁的文字里。


偶感風寒,長年的咳疾又犯。

于是,漫漫長冬里,房間里總是充滿了川貝燉雪梨的味道。


窗外的冬雨,細細密密地敲打著玻璃窗,雨珠兒落在玻璃上,落下長長的劃痕,反照出屋里的燈光,晶瑩璀璨。

雨痕竟又將各色光的暈染開來,兀自將陰冷灰蒙蒙的窗外襯得光彩琉璃。

房間里暖氣很足,溫暖如春,隔著玻璃看雨竟有了幾分江南煙雨的模樣。

推開雕花木窗,寒氣立即涌了進來。

冰涼的雨點輕輕劃過窗前,落在窗臺上,又調皮地綻放成水花散開,潤在木窗欞子上。

點點滴滴,癢癢酥酥。

留聲機里那曲夜來香,軟綿綿,甜蜜蜜,伸出窗外,撩撥著寧靜的冬雨,世界似乎慢慢喧鬧起來。


遠處的湖面微雨蒙蒙,湖邊的高樓隱在雨霧背后,天空是淡淡的灰白,湖水是淡淡的灰藍,


楓葉依然紅的燦爛,柳樹葉兒變得黃燦燦,長長的枝條在微中輕輕起舞,拂著水面陣陣漣漪,并不遜色于“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的春柳。

很喜歡這個城市,喜歡四季分明的氣候,每個季節都有自己的顏色和花朵,風云雷電在不同的季節也有不同的樣子。

小時候就特別喜歡下雨天,打著花傘,在雨底下,將傘轉出一圈圈的雨簾,伴著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


長大了,更喜歡下雨,躲在被子里看書,為“多愁善感的身”傷感,為雨季不再來發呆,盼著一個畫荷的下午,還有百聽不厭的長亭外古道邊的送別,跟著窗外的雨,流了不少“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淚。


再大一些,偶爾會去淋雨。

總記得,那個寒冬,雨越下越大,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地跑,躲到了湖邊一戶打漁人的家里,紅紅的炭火,烤著我們的棉衣,火光映紅了我們的臉龐,那時的我們是多么的無憂無慮啊!


到底是冬天,風依然有點刺骨,但是心里很暖,那些溫馨的畫面總是會不經意在眼前播放,于是,甜蜜總會跳上嘴角。


走出門,冬雨,霏霏綿綿,一會兒,羊絨大衣上就蒙上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毛茸茸的雨珠兒。雨滴打在葉子上的聲音很細微,像一首精美的散文詩,優美的韻腳沿著柳枝慢慢滴下。


路邊的梅花已經結滿了小花苞,玉蘭的枝頭也悄悄停滿了小鳥似的花蕾,在雨霧濃濃的湖邊,就等待一場徹骨的寒冷,梅花齊放,花香滿衣。


冬天的湖,因了微雨,仍是一派煙雨江南的味道,美麗浪漫,多情溫馨。我在水墨畫里行走,有一種不真實的味道,在虛虛實實尋找看不透的雨霧中的幽夢。

此刻,漫步雨中,可以鋪張開漫天心事,恣意地任由濃濃的或淡淡的心緒漫延成無邊情懷。

我的心很快樂,快樂地行走在冬雨之中。

我的心很自在,自在地淋著雨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之中。


冬雨霏霏的季節,一杯紅酒敬歲月。

紅酒,曼妙醇香,從悠遠的時光翩躚而來,穿過四季的晨曦和暮光,盈盈沉香,步步婀娜。暖在唇齒之間,一如夢在夜與晨之間,往返。

天空布滿晶瑩璀璨的雨珠,風有點料峭,雖然我們經歷了很多故事,但溪澗的我們還正年輕,風吹白襯衫,時光停留,永不逝去。愛自己,愛歲月,愛曾經經歷的一切。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