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0月1日的開國大典,一個帶著濃重的湖南鄉音的凝重聲音,在首都天安門上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已于今日成立了!占人類四分之一的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歷史翻開了嶄新的一頁,歡呼雀躍的國人以主人翁的姿態開始了新的生活。1950年,遼寧省的田桂英成為了新中國第一位火車女司機。田桂英,哦,古代有個穆桂英……

別看他稚氣未脫,他可是1950年6月1日,在北京兒童節慶祝大會上上臺講話的執行主席。

1951年,中國北京的第一代電臺播音員,向世界播發來自東方中國的聲音。

這是1952年的北京,一名來自軍隊的大學調干生。

1952年黑龍江嫩江縣的森林守護員,和“駿馬奔馳保邊疆”的騎兵英姿一樣爽人!

這是1952年湖北省大冶縣的地質勘探隊員——一名朝氣蓬勃的新中國的探寶者。

藝術來源于生活,這是1953年來自北京的一位農民詩人。

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這是1953年出席北京運動會的自行車運動員。

“錦繡山河美如畫,祖國建設夸駿馬”,這是1953年的甘肅隧道鎬工,艱苦的年代,是他們的脊梁扛起了祖國的建設大業。

一定要根治黃河!治黃、治海、治淮……各路治水大軍大軍離開家鄉奔赴治水前線。這是一位1954年安徽省懷遠縣的治淮勞動模范。

我們是國家的主人——一位1954年黑龍江鶴崗市工人出身的煤礦副礦長。

藝術歌頌工農兵,來自工農兵。一位北京1955年的軍旅作家。

1955年的上海客輪船長。

1956年吉林省榆樹縣某鄉村的圖書館管理員。

1957年北京的紅十字青年。

“干群一致,官兵一致”,這是遼寧省大連市1958年某造船廠的車間副主任。

他是陜西省醴泉縣的一位農民,1958年被省農科所聘為特約研究員。

1958年,上海電信局的發報員。

這是1958年四川省南充市的石油勘探工。

解放婦女,掃除文盲……這是1958年四川省仁壽縣在做掃盲工作的鄉村教師。

“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這是1959年北京的少年汽艇“水手”。

這是1959年北京密云水庫工地上的突擊隊員,看到這里,想起了小學學過的《毛主席來到十三陵水庫工地》……

1959年遼寧省鞍山市的鋼鐵工人。

1959年新疆喀什居委會的保健員。

1959年上海市的車間起重工。

1960年北京街道工廠的副廠長。

北京1960年的外科專家。

“勞動人民要知識化”,這是1960年黑龍江齊齊哈爾市工廠的理論學習紅旗手。

“密切聯系群眾,一刻也不脫離群眾。”這是1961年江西省上饒市墾殖場的黨委書記。

“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男同志做到的,女同志照樣可以做得到。”這位是北京1962年中國空軍的第一批女飛行員。

1962年上海歌劇院的演員。

1964年廣東省連南瑤族自治縣的瑤族民兵。

1969年黑龍江省寶清縣邊防戰士。

1974年四川省成昆鐵路上的列車員。

1975年廣西合浦縣的鹽工。

1976年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的藏族拖拉機手。

這些珍貴的照片,是建國后我國26年艱苦創業的瞬間特寫,多行業多側面地反應了那些難以忘懷的歲月。是我們的國家和民族結束了自鴉片戰爭以來,無數仁人志士前赴后繼艱苦卓絕的奮起和斗爭,仍凌受任人宰割甚至頻臨亡國滅種的危險的屈辱歷史后,所迸發出來的改天換地的精神風貌。中國人民終于站起來了,一旦掌握了自己的命運,我們的民族就以“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那樣的意氣風發,那樣的斗志昂揚,以主人翁的姿態建設自己的家園。這些瞬間的風采正是這一主題的真實寫照。隨著歲月的流逝,愈加歷久彌新。因為,那是一個艱苦的年代,是一個激情燃燒的年代;因為,那是一個經濟上匱乏貧窮的年代,是一個精神上激昂富有的年代。實現偉大的夢想,我們需要珍視那些永久不朽的記憶所賦予的深刻內涵。

排列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