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晚生活 ? 你的專屬美學生活家


諸位好,我是生活欄目編輯大谷

周一到周五午后是編輯原創專欄

周二下午茶是 ? 早晚生活 ?


今天,大谷想和大家一同談談生活中的小美好。

希望你喜歡。

? 世上但有詩歌,并無詩人 ?


在大谷看來,并非只能在詩歌集中才能看到文字組成的美妙詩歌。日常生活中,一個普通人,甚至最無文藝氣的農婦、工人,忽有所感,隨口而出,常常都是極妙的詩句。

“人上了年紀,就會不斷收到閻王爺的信。牙齒松落是一封,頭發變白是一封,眼睛昏花、關節發痛,這些都是閻王爺的信。等信收齊了,就要去向他老人家報到了。”


我爺爺一生很少讀書,識字不全,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出,唯恭嘗生活的百般滋味。但他的這句感慨,卻是一首讓我心痛的詩。

“站在深夜的陽臺,把大片的黑夜迎進來,那些個在夜色里沉睡的秘密,像是親密的擁抱著的淺淡的溫暖,又像是密不透風的急促的壓抑。”


這是我兒時摯友的半夜即興寫的朋友圈,但我覺得這是詩,而且好極了。

大谷每日拜讀生活欄目中的投稿作品時,也常常被一些極妙的語句驚到,忍不住讀了再讀,覺得這些創作都是詩,且是好詩。


你們將生活的起起落落,平平淡淡亦或是驚濤駭浪就那么用筆觸一個個寫出來,譜成了一首關于世間百態,人情冷暖的獨一無二的詩句。

? 即使籍籍無名,也要心存風景 ?

大谷從小到大有過很多的夢想,小賣部男主人、飛行員、擁有一座冰淇淋工廠,又突然有一段時間想當個人文攝影師,記錄身邊那些平凡人們的一瞬間亦或是一生。而如今,我和它們隔著無數時間、兩萬多英尺和一個夢想的距離。


但我心中依舊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表情,每個城市也一樣有自己的表情,但是城市里的人們,大多平凡又美麗。

29歲的羅馬尼亞攝影師Mihaela 離職之后,只身攜帶相機和背包,行走40多個國家地區,拍攝當地的美女,出了個叫《The Atlas of Beauty》系列作品,這些作品呈現了不同國籍、種族、地位和財富之下豐富多樣的美感。今天大谷找到其中一部分,希望你喜歡。

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一個美麗的清潔工,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

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

幾個月前在古巴哈瓦那。

拉賈斯坦邦,印度神奇的一部分,幾乎每個女人都穿著五顏六色的傳統服飾和眾多珠寶。我在普什卡拍下了這張照片,11月。

亞馬遜雨林里的姑娘。

夏河,中國。

哥倫比亞麥德林,2014年。

女孩,奧什,吉爾吉斯斯坦。2015年夏天。

緬甸仰光。

攝于中國四川的藏族婦女,身著既傳統又時尚的民族服裝。

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她邀請我走進她的家,告訴我這是她的婚禮服裝。雖然他們生活在一個粗糙和孤立環境,卻有令人驚訝的熱情和友好。我在走廊里拍下了她,阿富汗,七月。

印度孟買街上的姑娘。

塔吉克斯坦的姑娘,七月。

印度,我遇到了這個美麗的錫克教徒的朝圣者。

攝于蒙古烏蘭巴托。

塔吉克斯坦女人。

盛裝的朝鮮婦女。

印度新德里。

加德滿都,尼泊爾。

剛做完一個傳統節目表演的姑娘,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

智利。

中國廣州。

緬甸仰光。

中國北京。

朝鮮平壤女服務員。

布加勒斯特,羅馬尼亞。

加德滿都,尼泊爾。

中國成都。

哥倫比亞麥德林。

奧塔瓦洛,厄瓜多爾。

布加勒斯特,羅馬尼亞。

拉脫維亞。

英國牛津。

伊朗少女。

朝鮮平壤街上的女人,2015年九月。

摩爾多瓦。

克族從吉爾吉斯斯坦。


人生短短幾十載中,我們聽過許多話,遇到過很多人。隨便在哪里,是坐著,斜靠著還是散漫趴著都可能尋到自己喜歡的面容。有時候在路上遇上一個人隨意攀談幾句,也會覺得這是個有趣可愛的小鎮青年。


心存風景的你是否結識過這些籍籍無名的TA們,可否前來和大谷一起分享?


而大谷相信,必有更多這樣的可愛的人兒,散落江湖。雖然我們未必會相遇。


本期圖片整理自攝影師Mihaela的博客與網絡
排列五预测